“硅谷神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硅谷神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临近2020年末,惠普、甲骨文和特斯拉等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先后决定将部分业务和员工搬离硅谷,这再次引发外界对于“硅谷神话”是否衰落了的疑问。

经过长期发展,硅谷确实出现不少问题,否则也不会出现多家著名企业相继“出逃”的现象。具体而言,目前硅谷所面临的挑战有如下几点。

一是较高的税收成本。硅谷所在的加州,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税率均处全美前列。对高收入的硅谷人士而言,如此高的税率显然是减分因素。

二是较高的房价水平。硅谷房价之高全球闻名。在美国国内,硅谷的房价中位数接近全国平均数的5倍。高房价压力迫使部分硅谷从业人员选择离开,去往既有类似工作机会同时房价相对不高的城市。

三是较强的监管束缚。加州各级政府出台的各种监管政策较多,从汽车尾气排放到性别平等,从消费者保护到疫情防控,都制定了详尽且严格的政策。这导致一些企业家的反感。

四是政治取向的影响。走出硅谷的大部分企业选择了得克萨斯州。从政治谱系上看,加州是典型民主党州,而得州则是共和党州。走出加州旧金山的“硅谷”走向得州奥斯汀的“硅山”,其背后的政治因素不能忽略。

当然,今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硅谷也有严重负面冲击。硅谷之所以特殊,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强大的人才和信息聚集效应。在当地的咖啡馆、会议室,人才聚拢,创意汇聚。然而疫情客观上要求隔离,限制人群聚集,这干扰甚至打断了硅谷拥有的这一传统。在疫情之初,一些大的高科技公司被迫放弃办公室而选择居家办公。但随着时间推移,不少公司反而发现分散在全美的居家分布式办公不仅并未真正影响工作,反而增加了工作的灵活度和效率。有消息说,一些高科技公司甚至主动考虑在后疫情时代推行部分岗位长期居家办公的可能。这对硅谷原先的聚集优势带来巨大挑战。

上述几点挑战主要还算是外部挑战。而对硅谷发展而言,其自身面临的内部问题恐怕更为根本。硅谷的成功得益于“双创”。一是创业,二是创新。但从近年情况看,硅谷的“双创”表现均有所削弱。在创业方面,硅谷近期的创业成功案例有所减少。无论创业故事或是创业公司,也都看起来不那么令人激动。标志性的成功人士似乎还是那些老面孔。而在美国其他城市甚至其他国家,涌现的成功励志故事却在相对增多。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使硅谷对各类人才的吸引力有所下降。

在创新方面,硅谷过度资本化对科技创新造成了异常扭曲。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确实需要资本助力,而资本也在发掘和帮助科技创新的商业转化过程中实现增值。在这个意义上,科技创新和资本介入能够实现双赢。但对硅谷而言,这种本是双赢和平衡的模式正在被打破。过多的资本追逐着科技创新,迫切希望通过科技创新“赚钱”。这严重干扰了科技创新的正常路径,导致浮躁情绪在硅谷蔓延。

尽管面临一系列问题,但硅谷仍然是全球高科技企业发展的最佳示范地,不能认为硅谷已经衰落。在各种指标中,有两个接近40%的指标最具说服力。一是硅谷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占美国独角兽企业数量的40%左右。不仅如此,几乎所有排名前列的独角兽企业都诞生于硅谷。二是硅谷吸引的风险投资金额占全美40%左右。这表明风险投资对硅谷还是继续保持着乐观期待,认为在硅谷更能实现风险投资的最佳回报。

硅谷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加州政府及旧金山地方政府恐怕已经意识到,并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不管怎样,硅谷依旧是全球科创的一面旗帜,其过去的成功经验、当前的发展困境以及未来可能采取的政策调整和市场适应,值得其他有志于打造科创中心的国家和城市借鉴。(作者宋国友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责编:吴正丹